当前位置:主页 > 社区 >

探访河南贩卖假币第一寨(图)

发布日期:2022-06-13 00:38   来源:未知   阅读:

  中老年舞蹈大赛第二场海选羊奶迎来“高光时刻” 喷雾干燥机,页面功能【我来说两句】【我要“揪”错】【推荐】【字体:】【打印】【关闭】

  今年以来,全国破获的假币大案要案达到了1000多起,收缴的假人民币有4亿多元,已经超过了去年全年的总数。这么多假币到底从哪里来的,又是怎样被贩卖到全国各地的呢?记者从公安部了解到,目前,国内假币制造的源头主要在广东等沿海地区,假币贩卖和运输的中转站则在河南、安徽等地,在这些地方进行二次批发后再分别进入华北、西北、东北地区。河南是贩卖假币的重要中转站。前不久,河南警方侦破了“2·22”特大贩运假币案,这是今年一次性查获假币量最大的案件之一。现在我们就来看看,在这起案件中假币是怎么通过河南这个地方,从广东流入内地的?

  记者看到,这些仿100元人民币的假币共10万张,面值1000万元。这些都是河南警方在今年“2·22”特大贩运假币案中查获的,办案民警告诉记者,在向人民银行上交这些假币的时候,银行的4名工作人员整整清点了7个小时。那么,这些假币,来自哪里,它的主人又是谁呢?

  普社会,又名普治刚,32岁,河南省沈邱县大邢庄乡沙岭村人。7月10日记者在项城市看守所见到他,此时,距离普社会第一次进入警方视野已经有8个月的时间。

  2003年11月,项城市公安局经侦大队得到情报,河南沈丘人普社会、师喜真将到南方某地。在将情报核实后,河南警方连夜赶往上海。项城市公安局副局长孙云告诉记者,“我们调了十几名干警,到上海进行堵截,在几个路线上布控。”

  通过种种努力,在新买的上海地图快被翻烂的时候,干警们终于确定了普社会在上海居住的地点。接下来需要做的,就是抓捕普社会。在普社会租住民房的对面,项城市公安局的干警找了一间房子,望远镜一动不动的盯向对面。然而,蹲守了整整4个昼夜,却没有发现普社会买假币的踪迹。孙云说,“交接货都相互不见面,也就是说盯住人盯不住货,咱就没法动他了。”

  今年1月5日,警方再次侦查得知,普社会又要动了,这次,是去广州。警方跟踪而至。然而,猎人再一次失手。孙云说,“交接货应该看看大货,没想到,他们根本不看大货,只看看样品,以后看看价格,这个货如何运回来的,第一次我们并没有掌握住。”

  事情的峰回路转发生在一个月后,被密切监视中的普社会买了一辆红色面包车,这一举动让警方感到,普社会要有大动作。孙云告诉记者,“他们去办过户手续,我们掌握了他的车号,掌握了人员的体貌特征,语言习惯,行动习惯,穿着习惯,便于远处跟踪。”

  果然,10天后,2月19日,普社会在沈丘汽车站踏上了由安徽阜阳转往江西的长途车。在江西宜春,他和另一名犯罪嫌疑人师喜真汇合。犯罪嫌疑人普社会告诉记者,“在一个宜春宾馆里,师喜真和南方一个自称小李的在金穗宾馆。”

  目前,假币的主要源头在广东沿海,随着广东警方打击力度的加大,很多假币犯罪开始向内陆蔓延。南方那个自称小李的人,就是广东人。那么,在江西的这家宾馆里,究竟发生了什么,1000万元的假币又是如何完成交易的呢?

  普社会和师喜真几经辗转,到江西与南方人小李会面,这个动向引起了警方高度警惕。因为根据他们掌握的情况,目前广东等沿海地区就是国内制造贩卖假币的源头,而这个小李,恰恰是一个广东人。那么,小李的真实身份究竟是谁?他和普社会、师喜真之间又是如何进行交易的呢?

  普社会所说的那个自称小李的人,真正的名字是郭炳声。郭炳声,26岁,广东陆丰市南谭镇西美下村人。

  就在宜春的一家宾馆里,郭炳声向师喜真和普社会出示了他的假币样品。按照他们的黑线元的红版假币。犯罪嫌疑人郭炳声说,“这次要的数额是800万元,价钱谈的是5元钱,5元钱买100元的纸币。”

  验货完毕,价格基本谈妥,普社会拨通了河南沈丘老家的电线个字,可以汇款了。然而这笔钱并没有汇给在前台忙活着看货谈价的郭炳声,此时另一个南方人出现了。犯罪嫌疑人郭炳声告诉记者,“钱就汇到李锦逢那里。”李锦逢,27岁,广东陆丰市南谭镇西美一村人。

  此前,李锦逢已经专门在银行开了新账户,为的就是接这笔40万元的货款。犯罪嫌疑人李锦逢说,“我表哥叫我进银行里看看钱到了没有,我一查户口,就给他打了个电话,就说钱到了。”李锦逢的表哥是谁,他为什么要给这个人打电话呢?犯罪嫌疑人郭炳声告诉记者,“假币是从李永汉那里要的。”

  李永汉正是李锦逢的表哥、真正的假币卖家。李锦逢后来供述,在电话中,李永汉表示,可以发货了。不过,无论是在明处查验货款的李锦逢还是在暗处遥控指挥的李永汉都没有想到,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在警方的监视之中。

  至此,河南“2·22”特大购买、运输假币案的主要犯罪嫌疑人的分工图已经凸现出来。假币的卖方中,李永汉是假币的总源头,郭炳声负责联系买主,李锦逢负责收款发货。假币的买方中,普社会、师喜真负责接头验货,普三生、陈洪林等者在河南接信后汇款,假币在运回河南后,将经过10至100万元假币和1至2万元假币两级批发,最后通过假币使用者购买商品流入社会。

  警方的侦查工作进行到这里,一个跨省贩运假币的地下网络渐渐浮出水面。但毕竟只有人赃俱获,才能真正把不法分子绳之以法。在得知普社会、师喜真、李永汉等人达成交易之后,河南警方感到他们一直耐心等待的这个机会终于来了。那么,警方到底能不能人赃俱获呢?

  2月20日,在得知购买的假币发货后,犯罪嫌疑人普社会和师喜线万元假币已经通过配货站被送上了路过的大货车,正行运在高速公路上。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不让警方人赃俱获。孙云告诉记者,“照理他应该是货联系好以后,将货装到一个大货车上,咱能够盯住大货车,也就是能够盯住人,没想到他这些人,根本就和大货车不见面。”

  人货不见面,那警方怎么能抓住狐狸的尾巴呢?项城市公安局干警离开宜春,转而在河南项城、沈邱两地架网守候。孙云说,“只要发现普社会,与这里一个货车相交接,如果搬货的过程中,我们就同时围拢起来抓捕。”

  2月22日早上7点半左右,在沈邱的泰安路西头的花坛旁,一辆红色昌河车停了下来。孙云告诉记者,“一个是师喜真,一个是普社会,两人下车了,下车以后,他们随便在这里转一转,打了个电线个多小时以后,他们又开车走了,也没有见到他们在这个地方接货。”

  没有现场交易,就不能算人赃俱获。跟踪只得继续进行。在跟踪了30公里以后,就在沈邱老城东,突然,普社会的车停下了,旁边,是早已等候的一辆厢式货车。项城市公安局经侦大队大队长徐统仕向记者描述了当时的情况,“这个时候,普社会已经到了那个厢式货车跟前,并且把那个车门打开,开始往下搬东西,一共搬了4件,当搬到第4件的时候,我们就认准了,这个东西肯定是假币,于是我们突然把车门打开冲了上去,当时普社会惊得目瞪口呆。我们把箱子打开,一看果真是假币,通过清点,总共700万。”

  另一犯罪嫌疑人师喜真侥幸逃脱后,其亲属迫于压力,于3月21日交出所购假币300万元。至此,普社会、师喜线万元假币,全部被缴。

  在河南的抓捕基本成功,然而,只有抓住源头才能最大限度的减少假币危害。河南警方的注意力开始放在假币的出卖者身上,然而,想抓获李锦逢和郭炳声并不容易。

  如果说普社会是凭借人货分离两次逃脱的,李锦逢,郭炳声的狡猾之处则在于狡兔三窟。犯罪嫌疑人李锦逢告诉记者,“他在银行一共开设了4个账户,在进了一次账以后,很快就被销掉。”和李锦逢的手法相似,案件侦破中,河南警方发现,郭炳声有6个手机号码。孙云也告诉记者,“郭炳声每联系一个客户,就要用一个手机号,如果这个联系到以后,这个手机号暂时就不用了,暂时处于关机状态,如果这个货没啥问题,没啥风险以后,或者迟一个月、半个月后,他再启用这个号码。”

  2月下旬,河南警方再次赶到江西宜春市进行调查。3月1日,李锦逢再次来到银行取款。这一次他收到的的货款是30万元。然而,取款并不顺利。因为警方要求银行配合,取大额现金必须等批准,得等一定的时间。”

  3月1日,李锦逢在银行内被抓获,随后,根据李锦逢的供述,郭炳声在宾馆内落网。此案的最大上线李永汉潜逃后,项城市公安局已将其基本情况向广东警方进行了通报,广东警方正全力抓捕李永汉。

  据河南警方介绍,这样数额上千万元的特大假币贩卖案,最近两年他们已经破获了好几起。那么,河南为什么会成为贩运假币的重灾区呢?记者前不久到位于河南省平舆、上蔡、项城三县交界处的大魏寨村进行了调查。这个普通的村落因为假币犯罪比较集中,被当地人称作假币专业村。记者第一次揭开了这个假币村的面纱。

  从表面上看,大魏寨和河南其他地区的农村没有什么区别,很难让人相信这是一个曾经假币年交易规模在2000万元左右的假币集散地。项城市公安局经侦大队大队长徐统仕告诉记者,“比较严重的时候,参与假币犯罪的有几十人,而且贩卖的数额一般都很大,一弄就是几十万,上百万。”

  走在村子里,记者注意到,有的村民家中铁将军把门,没有一点生气。徐统仕告诉记者,“这个地方就是魏春生的家,魏春生是在2000年贩卖假币19万元,被批捕在逃,后来在2001年他又接着干,那一次贩卖假币是320万元,被我们经侦大队在驻马店一个收费站把他当场抓获,判了无期徒刑。不料他老婆前仆后继,又接着干,在魏春生被判刑的第二年,他老婆也锒铛入狱,被判刑10年。”

  记者随后找到了魏春生的父亲。老人告诉记者,魏春生是在广东打工时结识了假币贩子。在其屋里,记者看到了几张奖状,那是魏春生的儿子的。魏春生的父亲说:“学习成绩可好了,里面还有奖状,他爸和他妈出事之后,也没人管他了,进学校不进学校也不知道,孙子现在广州打工,今年虚岁才15。”

  魏春生的父亲告诉记者:“十几岁的小孩在外面没人照管,我们心里更难受,现在他奶奶,一听到他的电话就要哭,没办法。”

  徐统仕告诉记者,像魏春生这种一家人都参与假币犯罪的情况,在大魏寨有五六家。为什么这么多人会冒家破人亡的风险参与假币犯罪呢?孙云表示,“一张假币也就是一张纸,购买的时候100元人民币相当于5元,制造成本可能不足1元,而带回来有可能销售到12元到19元,你要是掏40万元,经过两天销售完了,就有可能赚到40万元。”

  记者了解到,河南贩卖假币的犯罪是从1989年开始的,那一年一个外出打工人员返乡时带回了假币。河南省公安厅经侦总队总队长郑水恩告诉记者:“河南假币犯罪是1996年到2000年是上升趋势,随着我们警方的打击力度,2000年到现在是下降趋势。”

  郑总队长告诉记者,目前,河南的假币犯罪主要集中在与邻省交界的少数经济落后地区,几年来,河南警方先后开展了猎鹰、利剑和飓风行动对假币犯罪进行打击,并重点打击假币犯罪中的塔尖人物,成效明显。仅项城、沈丘两地,从2000年以来,就连续破获了多起特大假币犯罪案件。

  2000年魏春生贩卖334万元假币案。2000年魏小娈贩卖706万元假币案。2003年王培宝、李国中贩运1600万元假币案。2004年普社会,师喜春等人贩卖假币1000万元案。2004年李坤等人贩运假币1100万元案。2004年刘建设等人贩运假币860万元案。

  郑水恩表示:“把假币的犯罪堵截在运输途中,不使假币流散到社会,危害到人民群众的利益。”

  郑水恩告诉我们,像大魏寨这样的内地农村会成为贩卖假币的专业村,除了因为当地经济的落后和贩卖假币的暴利外,还与目前假币大量流向农村地区有关。农村人口金融知识相对较低,法制观念和自我保护能力相对薄弱,这都给假币流通创造了条件。假币大量泛滥会造成什么样的危害呢?

  假币从外表上看我们很难分清楚真假。现在不少假币都已经能做到以假乱真的程度。那么,目前假币在全国蔓延的情况如何?记者采访了公安部假币犯罪侦查处的负责人。

  在公安部经侦局,李子勇处长告诉记者,受非典的影响和公安机关严厉打击的影响,去年的假币犯罪有大幅度地下降。但今年又开始反弹。公安部经侦局假币犯罪侦查处处长李子勇说,“我们今年打掉的假币窝点,应该说已经达到了10多个,比去年上升了一倍,收缴量也是大幅度地上升。”

  李处长告诉记者,目前制假窝点已经从原来的广东的粤东地区向揭阳、汕头、潮州蔓延,由于打击力度加大,一些假币制造者开始转向浙江、湖南等地制假。至于假币的运输和流通,同样呈现出扩散趋势。

  除了犯罪区域的扩大外,记者还了解到,目前,假币制造已经呈现多元化,以往假币多以100元面值的为主,而现在20元,10元的假币比重也逐步上升。而假币运输、贩卖领域,除了运输的数额动辄几百万之外,还出现了专业化。

  尽管这两年打击不断,假币犯罪上升的趋势得到有效的遏制,但整体来看,假币犯罪还处于一个高峰期。记者了解到,目前公安机关每年查获的假币面额有3至4个亿。李子勇告诉记者,“公安部作为反假币的主要部门,公安机关作为反假币的主力军,除了继续保持以前的严打势头,就是严禁打击犯罪,积极探索预警机制、防范机制。”